Friday, February 7, 2014

落寞

2014年的农历新年,只请了一个星期的假,

短暂的与家人相聚,听听老妈的唠叨,
朋友们也较迟才陆续回到诗巫。
做工的做工,求学的求学
大家真的好久没在一起聚聚了。

photo copy right: 熊猫

一群好久不见的中学朋友,陪我度过了25岁生日,
我还真的越来越老了。
 
美好的时光总是特别快过。
转眼间,又回到了nabawan这鸟不生蛋的地方。

又继续着每天同样的调调。
早上醒来,梳洗吃早餐,然后上班。
下午做完工,有时就去跑步,有时累到只想躺着不动
晚上看套戏,和女朋友聊聊天,就去会周公了。。。

这种日子,我应该还会过上一段日子吧。。。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换了新环境工作差不多两个月了,
小诊所跟大医院还真的有那么的差别。
 设施,医药种类的分别就不用提了。

就说说这里的一位年长病人,
这年迈的老伯,见到他的第一次,
我的同事就告诉我他是这里的常客,每隔一两个星期他就回来讨药。
心里常想,难道这儿是菜巴刹不成?

后来还真的常碰到这常客。
这老伯的背后的故事,还真让人心酸。。。
妻子去世了,没有孩子,孤单一个人,
撑着一支拐杖,走着来到诊所。
 把药交到他手上,他会开心的与你握手,满意的笑了。。

这种漫无目的的日子应该要到他去向阎罗王报到才会终止吧。
或许这唯一的活动填补着他无人陪伴,孤单寂寞的生活吧。

好难相像,我渐渐老去的时候又会是怎样的情景。。。。
 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