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February 21, 2014

廉耻

一个星期,遇到两次。。。

吃东西,要还钱,是天经地义的事。
朋友请吃,讲求你情我愿,
更何况彼此根本就不熟,
一个人没义务请某某人吃东西
吃了东西,拍拍屁股走人,连钱也不还,
事先也不通知去了哪里,连累同伴在干等。。。

妈的,最鄙视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,
更替店员不值,损失原本可以医好许多非洲难民肚子的粮食。

对于这些人渣,希望你上吐下泻,吃lomotil也没效,
整天呆在厕所,还清你所吃的东西给大地。
阿门。。。



Tuesday, February 11, 2014

意志力vs撒旦的诱惑

尝试的念头,每个人都有,
可是,真正坚持到最后的,
能战胜周围恶劣环境的诱惑 ,
又有几个?

戒烟服务(smoking cessation),一项政府医院或诊疗所提供的服务,
之前都只是道听途说,课本上读到。

外出mamak档喝茶吃东西,隔壁桌总有这些可恶的烟鬼,
极其讨厌,甚至可以用“鄙视”这词来形容我对这些“人渣”的感觉,
不但害了自己,更害了身边的人。。。

今天,不算好天,雨下了又停,停了又下,
皇天不负有心人,
这病人到四点终于守诺言出现在诊所。

看到跟我i同龄的女病人,
信誓坦坦的要戒烟,心中还真有股莫名的感动。
为了不祸及孩子,为了孩子的前途,
母亲,伟大的牺牲自己一时的快感,毅然决定戒烟。

就让我们一起期待,
到底 是意志力能战胜恶魔的诱惑,
还是恶魔继续沾沾自喜??


Sunday, February 9, 2014

夜的第三章-逆方向成长

努力的张开眼睛,那模糊的,站在眼前的绿色眸子。。。

躺在草堆中,想哭泣,想发出那么一点撒娇的声音,
看到那一对对`冷峻的眼神,眼泪顿时被抽干,喉咙也被强力胶黏住。。。
意识告诉自己,任性不属于自己。

 吸吮着那有点臊味的温热奶水,空空的脑袋像看清眼前的事实。
生存的本能,驱使着脑袋的最基层。
看着同伴,学着用那双手双脚,慢满爬动着,
日复一日,身手渐渐敏捷了起来,
跑动着,靠着是那长满茧的双手双腿。。。

躲在黑暗中,双目却亮的让人发麻,
灵敏的鼻子,配着尖锐的耳朵,摩拳擦掌,等待着那一刻,
纵身跃起,猎物还来不及发出惊吓的叫声,已身首异处。

不一样的外形,没有造成隔阂,没有排挤。
竞争着,然后分享着所拥有的。。。
文明的人类远远在这输了一大截。
和同伴有着一样的气息,一样的叫声,一样的生活作息,
就这样,逆方向的成长着。。。

每到那月圆夜,蹲坐在那悬崖上,对着那月亮,哀嚎着,
对月亮有着莫名的向往。。。
挂在脖子的玉佩,在月光辉映中,闪闪发亮,仿佛在叙述着一段被埋藏的血史。

 反方向的钟,嘀嗒嘀嗒着,
命运的钟,并没有打算给予宽恕。
那设了时限的炸弹,拼了老命的跟时间赛跑着。

眼前会是怎么的一番情景?




Friday, February 7, 2014

落寞

2014年的农历新年,只请了一个星期的假,

短暂的与家人相聚,听听老妈的唠叨,
朋友们也较迟才陆续回到诗巫。
做工的做工,求学的求学
大家真的好久没在一起聚聚了。

photo copy right: 熊猫

一群好久不见的中学朋友,陪我度过了25岁生日,
我还真的越来越老了。
 
美好的时光总是特别快过。
转眼间,又回到了nabawan这鸟不生蛋的地方。

又继续着每天同样的调调。
早上醒来,梳洗吃早餐,然后上班。
下午做完工,有时就去跑步,有时累到只想躺着不动
晚上看套戏,和女朋友聊聊天,就去会周公了。。。

这种日子,我应该还会过上一段日子吧。。。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换了新环境工作差不多两个月了,
小诊所跟大医院还真的有那么的差别。
 设施,医药种类的分别就不用提了。

就说说这里的一位年长病人,
这年迈的老伯,见到他的第一次,
我的同事就告诉我他是这里的常客,每隔一两个星期他就回来讨药。
心里常想,难道这儿是菜巴刹不成?

后来还真的常碰到这常客。
这老伯的背后的故事,还真让人心酸。。。
妻子去世了,没有孩子,孤单一个人,
撑着一支拐杖,走着来到诊所。
 把药交到他手上,他会开心的与你握手,满意的笑了。。

这种漫无目的的日子应该要到他去向阎罗王报到才会终止吧。
或许这唯一的活动填补着他无人陪伴,孤单寂寞的生活吧。

好难相像,我渐渐老去的时候又会是怎样的情景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