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anuary 28, 2014

夜的第二章-雨夜狼子

一道闪电,划破那黑暗的沉默。。。
仿佛在宣布着某某悲哀生命即将诞生。

雨,像断了线的珠子,打在无辜的叶子上,
水滴,顺着叶子,无情的 滴落在树下喘息的孕妇。
急促的呼吸声,撕心裂肺的痛叫声,为这雷雨交加的夜晚加上一点配乐。
这一刻,大家,应该都裹得像粽子似的,在睡梦中打滚。

她究竟是谁?
怎么会出现在这荒山野岭?
散落身边的行囊中,那隐隐发亮的玉佩,仿佛在叙述着这一切并不简单。。。

雨,似乎并没有怜悯孕妇,反而落井下石,下得更大了。
阵阵嘶叫声,被黑暗一次次吞噬。

远处,一对对充满杀意的双眼渐渐靠近,让人直打哆嗦。
它们,没有扑前,反而围住孕妇,静观着,等待着某个时机。
时间,一分一秒,在那一点一滴的雨滴中,消逝着。

难熬的等待,顽强的生命,并没有像命运低头的意思。
拼搏着,跟着死神在一头玩拉锯战。。。
风,也来助兴,吹着那一首首死亡进行曲。。
树,顿时变成可恶的啦啦队,婆娑起舞。。
狼,依然冷静的,沉默的等待着。。
雨,稀释不了生命所承受的痛。。

放弃,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,
放弃,也许就不需要再多忧虑了,
放弃,让这一切归零,等次日阳光将其升华,
放弃,如同蟒蛇,席卷了每一条神经。

一切的一切,在一声婴儿嚎啕大哭的当儿顿时烟消云散`。
时间,在那一秒停止了。。。。。。

夜的第一章-血玫瑰




Wednesday, January 22, 2014

一个人的生活

人老了,热情逐渐被那现实吞灭。。。
好可笑,每每有冲劲写些东西,不想发在facebook,twitter 又只能写那几行字。。。
部落格,还算是不错的选择,哈哈
开始了在Nabawan乡下的生活。
这里除了几排店,还真是乡下的可以。。

每天,除了工作,就是上网,看看戏,然后睡觉,每天不断循环着这种生活。。。
宅男,我认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。。(可笑,有什么好自豪)

这种生活,其实我还蛮接受的来
工作第二年了,要烦恼的东西也陆续而来。

小弟也老大不小了,害。。。
可怎么都没为将来打算

我的天 空最近有点灰

窗外珠帘映眼帘,
大地愁眉迎暴雨,
诊所病人不间断,
伤风感冒又咳嗽,
祈望上天发慈悲,
春雨灌溉稻田地,
可别泛滥且成灾,
新年气息已来到,
离乡背井思念谁?
诗巫诗巫,我要回来了。你可别涨水啊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