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ugust 24, 2010

发飚

曾经告诉自己,我的部落格只可以有开心的东西,而不是写些有的没的乱箭射人。。。
不过我失败了。。。
最近的我,脾气特别暴躁,真的真的好想踹人几脚。。。
我要控制,要控制,要控制。。。
妈呀,考试前荷尔蒙失调症找上我了。

今晚的我,可以用一个字形容:燥
我真的很烦很烦,因为报告的问题,搞到我一个头,两个大。。。
看着电脑,算着算着,越来越像炸了它。。。

到最后,害,还是算了吧,就那样把它print了出来。。。
突然,女朋友告诉我说有陌生男子骚扰她。。。
妈的,老子正火大,刚好想找人出气,死鬼咸湿仔,正好拿你开刀。。。
打了电话过去,对方一个男的接了,我终于发飚了。。。

奉劝天下咸湿仔:不要随便骚扰其他女生,如果有男人搞你老妈或老婆,那你又会怎么想???

害,真的要好好控制我的臭脾气了。。。
考试快快过,假期快快来啊。。。。

Friday, August 20, 2010

兵士所谓的荣耀

手执步枪,帅气坚挺,一副不畏惧的样子。前方敌人,势必全部歼灭。。。
挥着额头的汗,尝不出嘴角上的血腥味是自己的,还是敌人的。全身上下失去知觉。。。
双脚渐渐变得沉重,眼皮无意识的在掉下来,拿着步枪的手像提着几千斤重的巨石,而前方敌军不断来袭,开始慌张,开始犹豫,究竟这是当初自己想要的吗。。。
军官的命令,犹如雷声巨响在心坎上。可是叛逆的心灵在串动着。忤逆命令,擅自做主,相信自己的能力超过眼前的军官,可是事实一直证明着自己的愚昧。一而在,把自己推向死亡边缘。。。
远方听到亲人的呼唤,那脆弱的心志开始动摇,眼珠不自觉的落下。原来那埋藏已久的感觉还在。。。眼前的荣耀,究竟可以得到吗??
这会是场最后的战役吗?步枪的子弹几时会扫射完?还能再做多久无谓的浪费?

Sunday, August 15, 2010

蝴蝶飞~

花丛中,蝶儿一会儿高,一会儿低,婀娜多姿,翩翩起舞,煞是好看。
尝试着幻想自己是只蝴蝶,飞啊飞的,舞出我自己的舞台。
不理会人家的眼光,我有我风格。也许现在的我只能扮演着小咖,总有一天,我终究会有翩翩起舞的一天。
不论是你,终极蝶式,还是生活的挑战,你们尽管放马过来吧,哈哈哈哈。

Thursday, August 12, 2010

色盲

跑在无人的街道,跑着跑着,只看到一群红红绿绿的猛兽在追着我。。。
无助,彷徨,眼前大海仿佛是我的救星。不顾一切,跳进那深不见底的水。
一切恶梦像洪水袭卷我。。
身后红红绿绿的妖怪还在穷追不舍,我无力了,我只想休息,不想理会。。。
多希望明天之后的我变成色盲。我真的不想在看到红红绿绿的东西。fxxk off u.get away from me.对不起,晚安。。。